镇馆之宝⑪ 一把春秋国君佩剑还原“桃花夫人”的凄婉人生

镇馆之宝⑪ 一把春秋国君佩剑还原“桃花夫人”的凄婉人生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记者 何利 通讯员 漆颖 报道:青铜宝剑,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商周时期,军队中就开始使用它。而在丹江口市博物馆,藏有一把古蔡国(今河南上蔡县)国君蔡哀侯的错金铭文宝剑,这把宝剑做工考究,代表了当时青铜兵器的极高水平。那么,这把古蔡国国王的宝剑从哪里来?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鲜为人知的故事?

楚人墓中挖出蔡国国君佩剑

相传两千多年前,武当山脚下有一个古城,居住着楚人。上世纪七十年代,因为兴建丹江口水库,古城遗址被淹入水下,只有在水位降低时,遗址边缘的一些古墓才会显露出来,成为文物专家抢救性发掘的对象。

丹江口有一处名叫北泰山庙的墓群,成了考古发掘的焦点之一。“古时这里交通便利,是楚国早期的一个具有相当级别的行政中心。”时任湖北省考古所副所长李桃元研究员介绍,“上世纪80年代以后,一批战国古墓相继出土,引起了考古界的关注。”

1999年初冬,丹江口库区水位空前下降,许多没来得及发掘的古墓大片暴露,急需趁枯水季节抢救性发掘。在长江水利委员会的帮助下,为了防止文物被盗,李桃元等专家来到北泰山庙墓群的吉家院墓地,最终选定了41座墓进行发掘。其中的19号墓是一座战国时期的小墓。到2004年,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丹江口市博物馆考古队,在联合考察过程中从一座战国墓中挖出一把青铜剑。此剑长40多厘米,圆首、无箍、有格,剑身断面为菱形,为中原式剑。

“这应是一把蔡国国君的佩剑!这个蔡国国君是谁?他的剑为什么会出现在楚墓里?”由于考古工作繁忙,专家一时无法弄清答案,便按有关规定,将剑封存在丹江口市博物馆。

解读铭文锁定佩剑主人

从出土古蔡国国王宝剑的这个墓来看,只是一个很小的墓,充其量也只能算作一个将领的墓葬,却发现一件侯爵级的佩剑。这一直是个谜,并引起不少专家学者的关注和研究。其中最有可能的是古麇国的将领,率大军征伐中原诸小国时,灭了蔡国,夺了蔡侯之剑,并作为战利品佩戴,死后随葬入棺中。正如越国勾践剑不是出土于越国地盘;蔡侯剑不是出土于蔡国国境等,也就不足为奇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省文物管理委员会研究员孙启康得知丹江口出土了这柄神秘古剑,对古文字颇有研究的他立即找来剑上铭文的拓片进行考证。后经辨认,剑上镶嵌的铭文内容是“蔡侯鳱(gān)之用剑”,剑上还嵌着兽面纹图案和宝石,出土时寒光袭人,锋利无比,是一件相当精美、不可多得的瑰宝。

剑上有“蔡侯鳱之用剑”六个字,其中最为重要的“蔡侯鳱”三个字。这三个字有三层意思:其一,持剑者的身份,即爵位为“侯”,其位仅次于天子;其二,国名,即为“蔡”,说明其是蔡国的国君;其三,人名,“鳱”是持剑人的名字。在周朝(包括西周和东周)时期,中国有许多个国家组成,这些小国家都是由周分封的。周朝的国君可称为王,即周王,也可称为天子,即周天子,其意为“天的子孙或天的儿子”。周天子分封的国家,是其附属国,称为诸侯国,诸侯国的国君称为侯。“蔡侯鳱之用剑”,其意为:蔡国的国君鳱的用剑。

从剑的形制、规格与铭文内容来看,该剑应为春秋时期所造。“蔡侯鳱”是谁?孙启康分析:作为蔡侯之名的“鳱”字,右边的鸟形可视为鸟篆文的装饰部分,这个蔡侯的名字应为“干”。在文献所记载历代蔡侯中,未见以“干”为名的,但名字与“干”有关联和对应意义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立位于公元前694年的蔡哀侯。

蔡哀侯名献舞,孙启康分析,“干”与“献舞”,应该分别是蔡哀侯的名与字。根据《周礼·春官》的记载,“干”是一种舞具,而古人在取名、命字时,名与字一般会选取有互相关联和对应意义的词汇,这种风尚在春秋时期比较流行,比如孔子的学生冉耕字子牛,楚国公子鲂字子鱼,郑成公纶字子印(纶是印上系的带子)。

两个国君和一个美人的悲剧

蔡哀侯青铜剑。

那么问题又来了,史料记载,蔡哀侯的领地在今河南上蔡一带,那么他的佩剑为何埋在了楚地?要知道,古时国君的佩剑跟人是分不开的,生佩死葬,除非遇到意外事件。孙启康查阅《春秋》、《左传》、《史记》等文献,发现蔡哀侯身上还真的发生了一桩轰动一时的“意外事件”,并且还是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相传,古代陈国有一对绝色姐妹,姐姐嫁给了蔡国国君蔡哀侯,妹妹嫁给了息国(今河南息县一带)国君息侯。息夫人比姐姐美貌更甚,面若桃花,人称“桃花夫人”。息夫人回陈国探亲时,路过蔡国,顺路探望姐姐,不料姐夫蔡哀侯色胆包天,竟在宴席上对息国夫人动手动脚。息侯听说老婆被连襟蔡哀侯调戏,勃然大怒,但依靠息国的实力打不过蔡国,息侯就想出了“借刀杀人”的馊主意。息侯派使者对楚文王说:“蔡国不肯向楚国进贡,请大王假装派兵来讨伐我国,我向蔡国求救,蔡国肯定帮我对抗大王,大王就趁机灭了蔡国。”楚文王一听,大喜。公元前684年,楚军假装伐息,蔡哀侯果然出兵救援。楚军于是挥师攻蔡,大败蔡军,将蔡哀侯俘获带回楚国。

也许就是这样,蔡哀侯的佩剑成了楚军的战利品,最终来到楚国。考古专家称,出土蔡侯剑的墓中有不少兵器,墓主人可能是楚国一位军人的后代,这位军人,应是俘获蔡哀侯的有功之臣。

史料如此记载,人们不禁好奇:蔡哀侯的小姨子息夫人到底有多美?能让两个国君为一个女人反目成仇?

历史上,“楚(文)王好细腰”是出了名的。出于好奇心,楚文王假借巡游为名来到息国。一见息夫人神如秋水,面似桃花,玉肤冰肌,柔媚入骨,倾国倾城,立即魂不守舍,魂为之迷,神为之摧,性为之乱,动了长期占有之心。于是借故出兵灭息,抢了息夫人。息夫人被迫给楚文王生了两个儿子,但终年不言,这便是王维诗中所叹息的“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清人邓汉仪诗中所言“千古艰难唯一死,伤心岂独息夫人”,说的也是这件事。

息夫人最终自杀而亡,葬在汉阳城外桃花山,后人在山麓建有“桃花夫人庙”,成为当时的汉阳名胜(今已毁坏)。唐代诗人杜牧途经汉阳时,曾到庙中凭吊,题诗道:细腰宫里露桃新,脉脉无言度几春;毕竟息亡缘底事,可怜金谷坠楼人。息亡身入楚王家,回看春风一面花;感旧不言常掩泪,只应翻恨有荣华。

古蔡国国王错金铭文青铜宝剑,不仅仅是一把剑,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还为今天的我们探索春秋诸国历史文化关系提供了弥足珍贵的考古资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